三創黑膠的私藏開箱 みどりいろの渓流

Hitoshi Oguri Trio ‎– Midoriirono Keiryu

 

在日本逛唱片行時我有個的習慣,總是心理預先列好兩三個標的物,在剛進店或是結帳時,迅速地隨口問過店員。有好幾年,那短語清單上都有著Johnny's Disk Record這廠牌的名字。

似乎得從中山英二說起,據悉其老闆是在聽過他的一場演出後,決定創立Johnny's Disk Record的。所以曾在演奏如狂人般地Elvin Jones’ Jazz Machine待過的中山英二的樂隊,讓原本ㄧ間爵士喫茶店的主人,也辦起了爵士唱片廠牌。這種接連的狂放行徑,正如森鷗外泡沫記裡的瑪麗的話:那麼世上所為的博士們,竟又是些什麼樣的狂人呢?在我,也只能臆測與嚮往。

 

當然作為一個”收藏”的紛絲,光只有故事是遠遠不足的。因此我想從我第一張Johnny's Disk Record的裡裡外外說起:

首先,是側標,日本唱片才有的雅趣。

 

Johnny's Disk Record一系列的發行,側標都會合著封面設計的顏色,這裡淡綠色的側標,好像作為了青綠色與封面的畫的解說,有著美術館氛圍。

系列的封面都很文藝,特別上Instagram的相!

 

在封面的製作上,雖沒有Takt系列的厚實,但老日本唱片獨有的含蓄滑順,還是會捨不得放手呢。

2020年不可能見到的高磅數內頁製作。

見著了VIICTOR CO的字樣,有門道的就知道期待度能再添幾分了。

 

唱片出奇的薄,掂著才知道扎實,

Johnny's Disk Record由於是獨立製作,每張專輯為能呈現各自音樂的特質,在聲音取向上各有姿態。但還是能總歸幾項特點作為參考:一是有如ALTIPLANO般地的聲音質感,再者錄音給予的如夢的聲音場面,就是為配合音樂而有程度或取向的不同,可精邃的吸引力,皆屬沒有疑慮的高水準。

 

作為我第一張Johnny's Disk Record的小栗均,對待鋼琴與標準曲就像講究的廚師料理習以為常的食材,仍要端上滿席的巧思。就說But Not For Me,passing note與圓滑奏處理的特別剔透,如白菜勾芡後一般地可口。

 

鼓手大隈寿男的名字,對喜愛日本爵士的朋友們應該不陌生,TBM的台柱三本剛的Blues For Tee與Live At Misty裡的鼓皆是他呢。

瘋狂爵士樂迷做老闆才會有的設計。

 

前面提到的But Not For Me在封底與內頁上的註記是第一首,誰知當唱針從頭放下去時,出現竟是滿滿的藍調味兒。愚鈍如我也立即察覺不對勁。打開內頁想查明曲順,從內頁中間掉出一張插頁。翻來一看,原來,為了考驗大家的聽力,封面的曲順是假的,真的曲順寫在這張插頁裡,還洋洋灑灑的寫上一堆前因後果。

 

這便是為什麼Johnny's Disk Record日後會存在於我的短語清單的緣由。

近年的法國的Studio Mule,一系列的Johnny's Disk Record復刻計畫,是樂迷的一大福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