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不來與回不去的嬉皮

≒舊金山

 

今年全球的肺炎讓平日下午的店裡常常冷清,蹲在嬉皮搖滾唱片架前翻了翻,感覺比起一個月前沒有少了幾張。思考著還能做怎樣的進貨,這區才能閃亮一些,不覺想起了<Easy Rider>裡的情節,心血來潮便查起1949 Hydra Glide的事情。喔!現在的行情還真不錯。想回來這架唱片,現在的逍遙騎士原聲帶又是什麼光景呢?

 

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發生在自己的旅程裡這件事,差不多也開始接受了。人家是墮落天使兜兩圈,闖進Fillmore West。我們頂多衝個夜,續攤KTV。黑白影帶裡的飛車黨好像還有些是大叔,而大部分我們的摩托車,過了學生時期可能只留在工作的例行。可我還是想讀讀舊金山紀事報,終究還有那麼幾種聲音在心裡揮不去。

Steppenwolf - Born To Be Wild

像嬉皮這種不統一,只是提出一個問題,任由人們自由地回答的吶喊。某些語法與音調便會透過音樂做出回應。其中有幾種於我是很難忘懷。逍遙騎士選的插曲-Born To Be Wild便是其中之一,我習慣稱其為公路搖滾。公路型的嬉皮搖滾有幾個特別具有辨識度的聲音; 崎嶇不平的Riffs、感受得出時速Lead Guitar、固執地腳踏鈸聲。偶爾店裡空檔時,還能連續播起公路搖滾挑戰定速接龍。

The Doors - Riders On The Storm

嬉皮搖滾還有醫療用的藥用型。圍繞著沒對準的焦距與治療效果的有鍵盤手彈奏的OrganMellotron、吉他手的娃娃效果器等等。或許也有人會以歌詞的隱喻認定,不過我以為音樂還是以聲音作為衡量最為公平。總之,迷幻的搖滾小聽宜情,想聽多就各自斟酌吧。

Grateful Dead - Uncle John's Band

世紀重大的翻轉往往出自鄉間,嬉皮的搖滾也沒有例外的把鄉野背景反應在音樂裡。若要以口說一兩個點描繪世態風俗是相當困難(例如:大叔樣的飛車黨),在音樂也是一樣,因此會在這類嬉皮搖滾樂裡聽見Rhythm And Blues、Folk、Country等來自日常生活的聲音。這也讓鄉野派的嬉皮搖滾常常作了Jam Band的演出。

Moby Grape - Can't Be So Bad

邊聽著這些邊寫完工作日誌,恐怕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回復上班狀態。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並不需要一種價值觀作為心靈依託,只要把真切感受予以珍惜,就能擺脫意識型態的束縛。今天下午的嬉皮搖滾唱片架,Can't be so badI know,it's gonna get better

推薦商品

想看更多實體商品嗎?現在就去三創生活5樓吧!